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赵光先生 (经营部经理) 网站:http://www.yfmww.com 邮编:255100 地址:中国山东 淄博市 淄博市淄川区建设路 电话:86-0318-0533256021 传真:86-0533-0533256021 ....

数字化时代,纸书路在何方

来源:未知作者:admin 日期:2019/05/27 20:53 浏览:

数字化时代,纸书路在何方

电影《星球大战》中的绝地档案馆

▌曾子芊

在历史的长河中,书籍一直作为人类文化的标志以及人类思想的载体存在。除却书作为传播媒介所拥有的功能性以外,书籍还有着丰富的象征意义。

有时,它代表着博学与美德,象征着智慧的传授。从中世纪一直到现代社会,许多圣者、政治家、神职人员和作家的肖像都或是手持书本,或是以有着满架书籍的书房做背景,书籍让他们看上去严谨而博学。

有时,书籍还是权力和魔法的象征甚至化身。在莎士比亚的戏剧《暴风雨》中,米兰公爵普洛斯帕罗说过:“书斋是我广大的公国”,占领并销毁他的书籍,也就是将他的权势推翻;与莎士比亚同时代的英国剧作家马洛笔下的浮士德博士,为了逃避惩罚,破釜沉舟的最后一招则是烧毁自己的藏书。

自书籍出现以来,它为不可计数的人带来了精神与智识上的成长。在伊斯坦布尔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墙壁上,一幅11世纪的马赛克图充分说明书籍千百年来受到了被人尊重的崇高地位。在这幅画里,罗马皇帝君士坦丁九世和他的妻子侧坐拱卫着耶稣,皇帝手里捧着一袋钱,而耶稣的手里则握着一本书。

然而,当我们身处数字阅读蓬勃发展的“一屏万卷”时代,实体书曾经的地位和未来也愈发受到质疑——这亦是年年都被反复提起的话题。

纸质书的未来

上个月,第五届中国数字阅读大会在杭州召开,会上发布的《2018年度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显示,截至2018年,中国数字阅读用户总量达到4.32亿,人均阅读12.4本电子书,我国数字阅读整体市场规模已达到254.5亿元,同比增长19.6%。早在前几年,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在我国也长期处于攀升状态。越来越多的读者成为了电子阅读器的忠实用户,称其提供了一种“随身携带私人图书馆”的感觉。还有青年作家表示,由于实体书籍“又重又占地方”,所以在未来,“纸质书必死”。

实体书籍最终会消失吗?围绕它的讨论和争辩已持续了不短的时日。虽然从目前看来,书籍出版的总量仍在持续增加,但在某些领域(如科学期刊),电子版已经取代了传统的纸质版,人文学者也在逐渐向科学家同行看齐。

在电影《星球大战》里,“绝地圣殿档案馆”的空间与都柏林三一学院著名的长型阅读室非常相像,只不过里面的书籍都变成了储存电子信息的胶囊,需在电脑上阅读。这一段有关书籍未来的预言,似乎阐释着:即使存储方式变得迥然不同,人类的文字和思想仍将持续出现并得以妥善保存;“书”的实体虽不复存在,“文本”却最终从纸质书的束缚中解脱了出来。

英国书史学家大卫·皮尔森的著作《大英图书馆书籍史话:超越文本的书》中译本近日出版,原书标题为“Books as History”,译作《书为历史》或《作为历史的书》也许更为准确一些,但副标题的“超越文本”四字之意则非常明显:它要挑战“书籍只是文本载体”的观点。它关注的也并非是技术的变革,而是在变化的背景下,启发读者认识到实体书籍独有的价值与特点,例如书的排版、印刷、装帧、收藏、批注、再利用等。另一方面,任何一本书籍在被拥有、被阅读、被收藏、被代代相传的过程中,本身也成为了无可复制的独特历史。或许,今后当读者谈论起对纸质书的钟爱之时,除却“情怀”二字,还能有更多支撑的证据。

书不只是管道

文本处于书籍价值的核心,这一点毋庸置疑。长久以来,书籍在读者的心中受到尊重,更多的当然是因为其中蕴含的文本价值而非实物。从这个意义上说,书是载体、硬件和管道,如要把书籍和文本进行分离,则是在认识上挑战读者的认知——因为人们惯常是把这两者混为一谈的。

皮尔森指出,“书籍并不是被动的管道”,书籍的三维实体与物理特征都能影响到读者如何接受其中承载的内容,“书籍本身就有作为艺术品的潜力”。不同版本的书籍能带给读者不同的观感和手感。诚然,精简版和豪华精装版的书籍阅读起来,在体验上当然还是会有细微差别的。文本的“表现形式”究竟会给读者的感知带来怎样的影响,这是令现代文本学者感兴趣的话题。20世纪后期的新西兰书目学家唐·麦肯齐提出的“文本社会学”理论更是影响了许多当代学者,大家开始关注书籍整体的重要性,而不仅是书籍所承载的文本。

古埃及的书籍大多抄写在莎草纸上,中国最早的书籍则有简牍和帛书,以及后来的雕版印刷《金刚经》,它们大多以“手卷”的方式存在。与东方书籍相较,西方书籍的装帧有着不同的传统,它源自近东以及中东地区的古抄本:将书页折叠起来,缝制成册。一直到现在,西方书籍呈现出的都是传统的“册子本”的模样——这是因为“册子本”易带易用,使用起来方便又舒服,至今没有其他的书籍样式能够取代它。

“册子本”长久的魅力也体现出自古以来人们对书籍外观和手感的关注。一本成功的书籍必定是各种设计因素的成功组合,字体是不是清晰可辨、页面布局和排版是不是令人读起来舒服、产品的大小和形状是不是容易打开和翻阅……书的形态以某种方式微妙地影响着阅读。事实上,读者对文本的阅读恐怕并非如我们想象的那样客观。

对一本实物的书籍,人们无论是进行书写、涂鸦、修改、珍藏还是销毁,都将锻造出每本书独特的历史,它构成了人类交流史与艺术设计史的一部分,这是电子书籍缺乏的特质。总而言之,当书籍作为“实物”而存在时,它具备了不可替代性;作为“文本”存在的书籍则可以有各种替代品。

下转34版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